很喜歡台中的房間

綠色牆上的綠色星星
關上燈 公主蚊帳外螢光朵朵伴入眠

書桌上
偶像的照片
窗戶旁
 許多我喜愛的封面
 
然後是那衣櫃裡翻也翻不完的老衣服
穿上身又跟新的一樣
難怪回台北的行李總是沉甸甸

大概是因為今天又要退房了..
昨晚東摸西找地翻了每個抽屜
音樂盒或筆筒裡的小格子也不放過
那一個個好年輕的小首飾
好懷念

音樂盒裡有張沒送出去的小紙條
是國中時我發給一個男孩的好人卡
發現自己完全沒變
一樣是那麼高傲又自以為
還請他看完後毀屍滅跡把紙條丟了
貼心以為不著痕跡

紙條終究沒送出去
國中女孩心眼多
大概覺的用字條發好人卡太不酷
就擱在那不處理了  
 


我打給王祥把紙條內容唸了
唸完還沉溺的不夠
把一袋又一袋歷年的信跟卡片拿出來回憶

想起我去依賢家時我們也是這樣在她房間把高中的聊天本跟紙條拿出來笑
那時真瘋
一節課大概就可以寫五六百字
聊天本跟交換日記沒兩樣
還有寫遊記
紙條的結尾永遠是"下課陪我上廁所"

在寫網誌前
這一袋袋的回憶就是我的青春

最早開始的信是國小時跟美君開始寫到國中
那時候因為我們四個死黨分成兩邊
美君雖然一直渴望可以跟依蘋他們和好
但兩方都愛面子
偏偏我國中又跟他們三個不同校
於是美君只能寫信跟我傾訴

我印象最深的最後兩封信是美君寫來
(但我昨天沒找到)
回應我登在校刊上的"天才白癡夢"想跟她一起環遊世界之類的春秋大夢
(那時候幼稚 寫那篇也是為了氣另外兩個XD)
美君信裡坦言跟她先前所有想跟我兩個人一起做的事都是騙我的

她其實真正想要的是四個人一起
我忘了怎麼回她了
(大概是說四個人兩個人我都無所謂)
但她最後一封寫來是說叫我不要逞強

她可以理解我很受傷XDD
那時我覺得這人怎麼那麼不了解我
就沒回了

後來當然我們四個又和好如初
高中一起補習
大學一起去墾丁
後來一起上台北
四個聊到分成兩派都會哈哈哈大笑幼稚
始作俑者是記臻把依蘋"孫耀威"的墊板拿去地上磨XDD
美君勸架到後來變成跟依蘋吵架
(倒底也是黃依賴小時候真的太公主)
當然中間也有他們都喜歡的陳學堯因素我猜
那時候陳學堯站黃依賴那邊時美君大概覺得這品學兼優的班長太不明理了
戰火於是一發不可收拾

不過我真真想再看一次那時候的信
對小朋友而言那真是生活的全部
我回不到也想不起那時候我到底是怎麼想的 

現在這完全不重要的小事
任何蛛絲馬跡的朔本反而能更認識本我
所以我決定寫下來

國小待的班級是所謂的人情班
同學大半是老師的小孩
我們的導師帶起我們也特別有壓力但也十二萬分認真
那時候真是變態到極致
所以比賽都一定要第一名
每天都要打蠟地板不准任何一根頭髮
整潔秩序是榮譽班不說
(記得那時候光被扣0.1分全班就要去操場鴨子走路)
其他任何獎項的前幾名也一定要非我們班不可 
 
 
 
 

我們導師積極幫班上"所有"孩子報名全台灣各項比賽
運動會 創意進場 躲避球 接力賽 
連趣味競賽都要作弊小撇步!
(母親節要曚眼親畫像 老師會手會放在畫框的臉頰旁所以對準親就會得分)
演講(國台語都有) 作文 書法 合唱 個人直笛(阿馨還得了全國第二跟李登輝照相)
國語日報天天都要有我們的投稿文章
還自費印了兩屆班刊
畢業照去租漂亮的合唱團制服跟其他班不一樣好誇張
連我這麼沒繪畫天分都被拖去西湖渡假村幫忙彩繪圍牆
(實際上是去幫忙換水彩水跟帶老師的小朋友XD)
沒運動天分被逼成花棒隊隊長
還好寫作跟閱讀是自己一直喜歡的

那時候班上有個學習能力低落的女同學  
 

全班要看著她練習跳繩跳一百下
終於完成時全班大聲鼓掌
老師那時候驕傲極了
當然我覺得太有意義!
天生我材必有用XDD
但後來聊到我才想起來老師的求好心切無所不用其極的手段太可怕
印象中那女同學總被揍很慘 
 

成功跳一百下的印象太鮮明超越了她坎坷的學習過程
又或者只要我們稍微表現不好
老師在課堂會崩潰大哭然後罷課走人
非得班長副班長去辦公室道歉請老師回來上課
有時候還要三請四請
出動到所有股長
老師才會紅著眼眶回來說她是為我們好
全班哭成一團

老師的創意教學也不惶多讓
光分位子都有七八百招
印象最深是我愛紅娘
男女分兩邊抽到的要去跟另一邊說願不願意跟我坐
想競爭的也可以衝過去公平競爭
另一招是愛的紅線
牆的兩端各咬住一條棉線看命運的另一端是誰

最記得是我愛紅娘時陳學堯那萬人迷說如果抽到他他要選我
因為這樣才不會讓林美君跟黃依蘋吵架XD
偏偏那時候是抽到我去挑男生
當時只剩兩個可以選
我那時候超俗辣不敢挑陳學堯
只好挑愛的紅線就坐我旁邊的男生
因為我也不想介入黃依蘋跟林美君啊啊啊
所以就被傳我暗戀另外那個我忘記名字的同學了好心酸

現在想想林跟黃兩個吵架的事那時應該影響我很深
本來我跟紀臻是最好的
反而現在跟紀臻(我自己覺得)單獨見很奇怪
現在紀臻都當老闆娘了我都還沒去光顧小梗咖啡
下次四個一起去吧~

接下來是國中跟我通信到研究所甚至現在每個月都有明信片的竹君
這我要另外再寫一篇
回憶就是這樣
寫也寫不完 

  


 

  
arrow
arrow
    全站熱搜

    黑羊嘿咩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