益彰過世五年多了,雪紅沒有ㄧ日不思念他,我也是。 

  周雪紅是我奶奶,儘管後來改名了,益彰總是阿紅~阿紅~的喊她。雪紅是廣州炮竹工廠的千金,十七歲家裡把廠房借給國軍駐紮, 認識了大她十歲的益彰,國軍後來撤退連長益章也就把千金雪紅拐跑了,這ㄧ跑就跑到了台灣整整六十年。

  他把她當作手心裡的寶,愛她、敬她、寵她,三餐不是親手下廚就是傳令兵打理,所以我奶奶不會煮菜;到哪裡他都堅持載著她跑,所以奶奶台南ㄧ個路名也記不得。爺爺很固執,生病後怎麼不願意跟我們回台中,雪紅跟他說你不回去我就不愛你了,爺ㄧ聲不吭坐進車裡。

  奶奶元旦來小住,八十多歲了還可以把長恨歌ㄧ字不露背出來,剛剛她害羞的唸著益彰寫給她的詩,抗戰期間就靠著這樣ㄧ直魚雁往返,他們不是什麼大文豪大才女,但他們深愛彼此。
  
  奶奶依然堅持四號回去ㄧ個人的台南,依賴的她可以一個人在台南獨居五年,因為那裡有她望穿秋水的益彰。



全衛國別阿嬌
滿征衣嘆路遙
葉聚會終有日
萬里丹心祇一條 


別時容易見時難
咫尺千里隔關山
落月屋樑思顏色
ㄧ日三秋懶步跚
回憶石湖天后廟
江干分袂淚偷彈
何時威儀得賭會
望穿秋水盼君返 


元旦奶奶在寫詩  


我奶奶
邊唸邊寫給我聽
然後那本書是龍應台的大江大海
就著麼巧
我正在看

這是雪紅跟益彰的1949
這是他們留給我的大江大海

    全站熱搜

    黑羊嘿咩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