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冷冽的風聲中傳來一聲長嘯,野狼孤獨的悲鳴搭配皎潔藍月,這冬天顯得格外蕭瑟。日月交替,曙光乍現之際,靛青的夜空劃過一記流星,如天使的淚珠般奪目。

     小男孩望向天空,絕望的眼神突地燃起希望,「拜託,我希望我不再獨自一人……」願還沒許完硬撐起的身體就倒在懸崖上。

    啊…他真恨透了藍月,難得一次的雙滿月代表他又必須多受一次無謂之苦,意識渾沌間他仍忍不住抱怨。身體的疲憊跟痛楚襲上眼,小男孩悶哼一聲沉沉睡去。

    冷風貫上毫無遮蔽的懸崖,小男孩光著腳丫身上沒有任何一件衣服,僅剩一條殘破不堪的長褲稍稍蔽體,卻遮不住他身上滿滿傷痕,像剛從荊棘從裡爬出的小狗蜷曲崖上。好在長夜將盡,溫暖的太陽從東方升起,神奇的是,沐浴在晨光下的傷口似乎隨著天色明亮而淡去癒合……

黑羊嘿咩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