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雨天也要來看看他  

 

一個禮拜說快也不快就這麼過去了

 

本來看了金山跟陽明山的寵物墓園

跟王致祥說放陽明山好了比較近

風景也好

後來還是捨不得

 

老王疼我

三更半夜自己一個人幫恰比王弄了一個好漂亮好舒服的墓

學姊姊西比睡在太平老家院子可以常常看到她這樣

恰比王也睡在我每天騎車 運動 跑步都可以看到他的地方

 

每天下班或倒垃圾我跟老王有時一起有時分開都會去看看他

覺得這個決定真是太棒了

可以天天跟他說說話

怕他淋太多雨

也覺得恰比真是太太體貼

選在梅雨季開始前兩天離開

入土時還是乾乾的

老王挖土也不用一身濕

過了兩天好天氣臺北才開始下起連續五六天的豪大雨

怕他不舒服但每次去看他又覺得有點屋簷擋著

排水也排的很徹底

雨天天氣涼爽

還帶點藍色的憂傷

不知會不會加速他身體的腐化?

老王挖的深又鋪的漂亮

一顆顆石頭都是他親手堆好的

竟然是完全沒味道

下完雨的空氣新鮮甘甜

然後是夏天晴朗的艷陽高照

真真覺得這是最好的季節

上下班都能打到招呼真是最最棒的安排

 

禮拜一回家太餓吃了最後一根香蕉

老王一到家看到我很貼心的留一半香蕉給他吃竟沒稱讚我

反而大罵我說那根香蕉不是留給我吃的!!

是等等要給恰比王頭七回來吃的

我完全沒想到頭七要吃東西!

愧疚之餘倒垃圾時還多買了青菜跟蘋果

上樓前還去看了恰比吩咐他要記得來吃喔~

 

這七天三不五時我們都會聊到老恰

大多是開心的回憶

偶爾是取笑老王眼淚成災

載恰比回家的路上

我在機車後座以為下雨還是大樓冷氣機排水沒弄好怎麼一滴一滴在飄水滴

結果是前座老王的男兒淚在飄

 

不然就是我太太太思念兔子

瘋狂在流浪兔協會點開領養兔子的影片在看哪隻投緣

之前西比過世時我跟老王也是一下班就跑去寵物店看著小兔子流口水

也不是真的想養

就是喜歡看兔子踫踫跳跳

禮拜六老王愛我帶我去F2F看店狗

結果狗勾沒出來又帶我去臨江街夜市寵物街找兔子看狗勾跟貓咪

這行程真是太太太療癒了

 

在愛貓園看了好多貓咪

也看到小兔子 小松鼠還有小刺蝟

小兔子真是活力旺盛太調皮了

可惜沒有一隻投緣

雖說我愛心氾濫

但是是真的不敢再養寵物

看到小兔子們健健康康快快樂樂的也就很開心了

尤其愛貓園環境很好

不管貓或鳥每隻都被照顧得很好

平常我是絕對不會去寵物店

覺得大量繁殖的無良店家都會下地獄

如果要再養兔子也一定是要用領養的

但愛貓園的環境我覺得算是很不錯的

每隻店貓都住的超爽超霸氣

老王在我批評無良寵物店隨便安樂死賣不出去的成犬時

問我記不記得當初為何會在嘉義逛一逛家樂福夜市逛到買了隻兔子回家

怎麼會不記得呢?

每次去家樂福夜市都會有一攤抽抽樂

我超討厭這一攤覺得把兔子當獎品超級沒天良

不過小兔子太可愛

每次經過那一攤都會忍不住瞄一眼

前幾次經過都還好

後來那次經過時差點沒嚇死我

他們竟然在餵小兔子吃麵包!!!!!

這不是在幫他們慢性自殺嗎?!!!!!!

然後獐頭鼠目的恰比王就是吃的最開心的那一隻!!!!!!!!

看得我心驚膽跳 魂飛魄散

老王邊看邊說恰比跟西比長的有點像

我還在那邊笑哪裡像

西比漂亮多了是純種道奇兔

恰比的雷達耳朵就是隻米克斯

以後長大一定會變得超大一隻

然而邊笑邊看他活力十足 東撞西闖

嘴巴還有個褐色十元毛毛超可愛

我是鳳眼球  

 

加上我在嘉義有個超大的室內陽台

老王當時又在台中念書無法天天陪我

有隻兔寶跟我作伴也不是不好...

當時是有點猶豫

但又真的覺得責任重大而且也有在海綾月填寫領養資料

眼不見心不煩

拉著老王牽車回家去 

回家的路上我就在後車座那邊開玩笑的說真的好可愛喔

姐姐叫西比 弟弟就叫恰比好了

胖嘟嘟的多可愛啊

跟爸爸一樣~~~

每天吃麵包好可憐喔

會胃脹氣死翹翹耶~~

兔子無法消化那麼多澱粉

好沒天良喔~~~~~

結果一到家門口

老王竟然油門一催調頭又騎回家樂福夜市!!

有沒有很man?

 

之後就開始好快樂的七年多

老王這幾天在那邊回憶說恰比王在清水時真是快樂似神仙

脫韁野兔

嘉義時我要上班都放陽台

回家才可以在家亂跑

後來回臺北我們不在家時他也是只能待廁所

只有在清水時因為老王在寫論文成天宅在家裡

所以老恰是24小時橫衝直撞好不快樂

每天早上就是跳上床叫我們起床

下午午睡睡太久也要不甘寂寞跳上床踩我頭才開心

 

恰比離開的這七天我們就是這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以前他的瘋狂事蹟

我還很不解問老公如果他頭七回來那是不是就來不及這個月投胎做我兒子?

老王還安慰我靈魂或許是第二個月有心跳後才會跳進來

反正一定會銜接的剛剛好啦叫我不要擔心

所以禮拜一晚上頭七我似乎也沒甚麼太難過早早就上床睡覺了

禮拜二起床看到地上老王細心的幫老恰切了一盤好好吃的水果跟一碗水

才又覺得有點心酸

但老王白目

在那邊說本來想半夜偷咬幾口供品看我起床看到會不會嚇死

真的很白癡

上班後頭痛

覺得有點意外

明明睡足八小時中間都沒醒

還夢到謝瑋倫幫馬達加斯加配音XDD然後被鬧種吵醒

怕晚點發作趕快嗑了顆普拿疼

邊弄公事邊研究把恰比剩下的草跟飼料寄去流浪兔協會要怎麼寄

心頭突然一驚想到恰比王昨晚在我夢裡大口吃草的樣子

在夢裡一切都那麼自然

好像老恰從未離開過

我淚眼模糊

趕快傳訊息跟老王說頭七他真的有回來

有回來跟我說

"媽咪我嘴巴不痛了喔~

你看我可以大口大口吃草了!"

  

小笨蛋

你怎麼知道我最最擔心的就是你不吃草呢?

你好棒

最最愛你健康大吃的樣子了

快點回來當我的小孩

深深期待重新跟你見面的那一天!

 

 

 

 

    文章標籤

    頭七

    全站熱搜

    黑羊嘿咩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