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果隔天才發現嘴巴裡面被牙齒弄破了好可憐謝謝你的陪伴

 

2015年5月18號

恰比王離開了我們

在我們在一起的十年十一個月裡

七年七個月有他的陪伴

非常幸福開心的七年七個月

 

雖然有心理準備

還是覺得太太突然

禮拜六只是不吃東西要人餵

禮拜天看醫生

才發現上禮拜還好好的後牙齦

已經被太長的後牙弄破成傷口

我一直覺得他生命力驚人

決定禮拜二手術

禮拜天還充滿信心做了這張圖

結果隔天才發現嘴巴裡面被牙齒弄破了好可憐  

覺得手術完或許就可以恢復食欲

開始吃草

又可以活力滿滿陪伴我們

 

禮拜六餵食真的渾然不知恰比王有多麼的痛

他們說兔子的忍耐力是人類的十幾倍

這是真的

尤其是恰比神經真是粗到不行!

以前西小比也只聽過這隻小公主叫過一次

那次去給獸醫清黏在耳朵根深蒂固的大耳屎

兔子沒有聲帶

要發出聲音只能用力靠空氣摩擦鼻腔跟喉嚨發出一種很尖很尖的尖叫聲

我就只聽過那一次

恰比王從來沒叫過

剪毛不小心撿到他的肉

擠膿包擠到他氣喘吁吁

或是小時候他調皮自己從三樓往二樓跳!也只是牙齒弄傷嘴唇~毫髮無傷

是隻硬漢

把他弄得再痛也完全不會計仇立刻又來討摸

 

禮拜六早晚共餵食了六十幾管

 

嘴裡都破了他大老爺一副老神在在

六十幾管耶

一管要咬個六七口

難怪他不願意自己吃飯

但被我們逼他咬了幾百口也完全不會生我的氣

禮拜天當天因為被我們為飽飽所以精神奕奕去看醫生

  

結果醫生看到傷口立刻幫他上嗎啡加止痛劑

嗎啡只能持續6小時

止痛針可以持續24小時

我想說有止痛了至少住院餵食可以恢復體力

還可以打營養針

禮拜二指數穩定就可以動手術

手術完可以恢復成之前白白胖胖的樣子

瘦了一大圈可憐

 

同一個角度上圖整整小一號

臉頰跟脖子的圍巾都不見了

 散景帥哥  

 

禮拜一一下班迫不及待去醫院看他

還不叫王致祥來

想說禮拜二就要手術了今天幫他打打氣就好

之前住院五天每天去看都是越去越有活力

每次看到我就是興奮的鑽來嗅去

結果禮拜一一推出來

整隻是癱軟在軟墊上

5/18 十年十一個月 七年七個月  

前腳完全無法施力

只能匍匐前進

就算後腳出力也只能前進一公分

平常精力旺盛從不閉眼睛的

推出來時就跟上次中暑一樣是奄奄一息

光抱他都氣管都會發出咕嚕聲

真的非常非常不舒服

 

我趕快叫王致祥一下班立刻坐計程車來

一起等醫生說明

王致祥還安慰我或許是今天就動好手術了

現在是麻醉中在恢復

不過我們都有共識情況非常不樂觀

也談好了送走他的準備

 

之後就是無止盡的等待

我第一次在全國等那麼久

平常一去大概十五分鐘醫生就會出來了

可能是老天要我們多陪陪他吧

期間就一直幫他做好心理準備

跟他說我們很愛他

跟他說很快就不會不舒服了

 

禮拜一等了快兩個小時

終於遇到一個兩光住院醫生出來說明

一副輕描淡寫說今天都只有灌食但大便只大了十五顆

明天會驗指數看可不可以手術

可能他也只是依照主治醫生的指示所以也不敢多做判斷

我跟老王詢問安樂死的選項因為目前看起來根本無法氣麻

就算手術成功也無法再站起來

兩光醫生說目前看起來是無法撐到明天了

但他必須訊問在別處看診的主治醫生的意見

結果等了15分鐘兩光醫生說醫生看診中沒接電話要再等等

又等了半個多小時

主治醫生同意

恰比王就被推進去插管了

本來是說插管大概五分鐘

又等了半小時

我坐立難安只能在醫院外面來回踱步

擔心插管時會痛

又一直覺得這個決定會不會是錯的

老王安慰我插管應該是還好

而且長痛不如短痛

不該讓他辛苦撐到明天

 

一來一往耗了三小時

終於在小房間要面對他的離開

他就這樣攤在軟墊上

完全無法動彈

看到我想往前也只能擠出咕嚕聲

讓人心碎

謝謝你的陪伴  

我摸摸他跟他說他是隻好兔子

帶給我們很多快樂

真的很愛很愛他

他就這樣靜靜聽我說

也不再用力想站起來

不知是不是知道自己快要離開了

 

接這就是一連串比想像中快很多的流程

本來醫生說要三到五分鐘

但開始時先拿了白色的麻醉劑

說先讓他睡覺

麻醉下去十秒醫生就說他睡著了

然後就開始打心臟停止劑

也是十秒

醫生就宣布他離開我們了

我本來覺得要平靜送他走他才不會不捨得

但眼淚還是一直掉

雙手止不住顫抖

一直摸他叫他不要害怕

馬上就不會不舒服了

第一劑睡著時他眼睛還是沒閉著

但立刻就感覺到他的頭突然沒力靠在我手上

本來以為朦朧睡著前會有個十秒可以繼續跟他說說話

沒想到下麻醉針到全身無力就是一秒

心臟停止劑一下去時小比的眼角流出一滴眼淚

然後醫生就宣布他走了

我第一次知道原來死亡後肌肉會放電

小比持續抽蓄了十多秒

我回頭看老王竟也是眼淚止不住

 

西比走的時後去接她時已經來不及了

這天是第一次感受到一個生命確確實實的在我手中逝去

恰比眼淚一掉下候他的原本就無力頭突然就變更輕

不是心理作用

而是就像突然鬆開手忽然不見的感覺

速度快到無法想像

就這樣消失了

沒有了呼吸心跳  全身軟到沒有施力點

而他是那麼全全然的信任我

 

回家之後反而好很多

把他放在他最愛的地方

看起來睡得很安詳

摸起來也是溫溫的

跟活著時沒兩樣

 

放往生咒給他聽我們才去買晚餐

十點多才吃也不覺得餓

晚上睡不好

夢到恰比王太強壯了安樂死後還醒來

不知道是不是回來看我

醒了又睡睡了又醒

中間一度失眠一個多小時

但也哭不出來

 

早上看到張若瑜私訊給我

索幸在FB交代一下

打一打眼淚又掉出來

我有跟恰比王說如果他願意

可以投胎來當我兒子

上班依賢也這樣安慰我

還說他很貼心

幫我省錢

上班又哭了兩次

本來以為經過西比離開後這次會比較適應

尤其恰比一直活得很健康很開心很長壽

沒想到思念跟難過都還是一樣的多

多到決定再也不養寵物了

 

親愛的恰比王

我真的好愛好愛你

謝謝你帶給我的滿滿快樂

你是全世界最棒的兔子

是最善良個性最好 最貼心 最可愛 最有破壞力的超級兔子

如果有墓碑

大概會像這樣

Chubby Wang

2007/10---2015/5/18

Some Rabbit!

 

好一個兔子

你永遠活在我心裡

 

 

 

文章標籤

黑羊嘿咩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