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見到艾瑪是在F1成立五十周年派對上,很難不注意到的女孩,不可思議的美麗,笑的時候金色的頭髮也跟著晃啊晃的,那笑聲可以感染整個派對。

F1總召朝我走了過來,尼克我跟你介紹一下,這位是艾瑪舒曼,是…”

霍爾舒曼的女兒!” 我立刻聯想起來此次派隊的目的,下個月是號稱史上最偉大的賽車手霍爾舒曼逝世十周年,艾瑪舒曼今年要來代表領取父親F1協會的終生成就獎,而接下來三年剛成年的她也受邀待任賽協的榮譽裁判,大抵是做做樣子的公關性質。

你好,初次見面。她笑笑伸出手。

尼克勞德。我連忙回握。

尼克是…” 總召忙著介紹。

上屆F1冠軍艾瑪朝我眨了眨眼。有意思!

很好,你們彼此都有認真在做功課!” 總召笑得開朗。

是不是下一屆冠軍還很難說!” 詹姆士亨特一把將艾瑪往懷裡摟,這風流成性的傢伙。艾瑪你知道我才是下屆冠軍吧!” 他熱情的吻了艾瑪左右臉頰,親愛的真是太久不見了,你一定要來賽場看我好好跑一圈,有你當裁判我肯定是這屆冠軍!”

但目前的積分是勞德先生領先喔!” 艾瑪歉歉對我一笑。

目前那只是目前,你知道媒體形容我是百年難得一見天才型的賽車手,走吧,我帶你去看看我的車,他簡直是一台猛獸!”

這無理的混帳我不諱言詹姆士是個可敬的對手,充滿熱情跟天分,不過他開起車來像不要命,賽車需要用腦,他還太嫩。不過詹姆士對女人向來很有一套,他個性開朗長相瀟灑,粉絲數量比我多不足為奇,每次比賽帶來加油的女孩次次不同,大家都笑稱他在床上比在賽車場上還猛,我對這種生活方式嗤之以鼻,作息不正常正是一個賽車手致命的弱點,他的冠軍之路看起來是遙遙無期。

那個詹姆士跟艾瑪是老相識了,他會投入賽車也完全是受霍爾舒曼啟迪,你也知道詹姆士領獎時總稱霍爾舒曼是他的恩師…” 總召似乎感受到我的不悅,連忙解釋著。

他跟霍爾舒曼比還差的遠了…” 我將手上的香檳一飲而盡。

 

 

 

 

 

 

 

 

 

 

 

 

 

尼克你怎麼不去邀請艾瑪舒曼跳一支舞?大家都搶著跟霍爾舒曼的千金合照搏博媒體版面,你知道的,或許還有些代言機會總之跟賽協的打好關係比賽有爭議時也對自己車隊比較有利!” 我的車隊老闆跟我好言相勸。

就因為她是霍爾舒曼的女兒我就必須卑躬屈膝的拍她馬屁嗎?” 我不以為然搖了搖頭,真是夠了,還不就是靠著父親當上甚麼榮譽裁判? 她又能懂多少賽車的專業…”

你以為我喜歡因為靠著失去我最愛的爸爸換來一個甚麼狗屁榮譽裁判嗎?” 艾瑪臉色蒼白渾身顫抖站在我後方,接著頭也不回往停車場方向走。

該死

我跑向停車場發現艾瑪在一台破舊的金龜車裡對著車外的西班牙男子比手畫腳,荷西你不用擔心,我明天就會把車還你,我現在只想離開這讓人窒息的派對!” 艾瑪油門一催加速向前,我急忙招手擋向車子,金龜車立即緊急煞車,尼克勞德先生你是找死嗎?” 艾瑪一臉不悅。

我欠你一個道歉,艾瑪舒曼小姐,我非常尊敬您的父親,他的成就無與倫比,我絕對無意冒犯您或您的父親,剛才的失言實在是非常愚蠢,我沒有任何藉口,實在是非常抱歉。我真誠地望向車裡。

艾瑪惡狠狠盯了我五秒後嘆了口氣,算了、你只是講出其他人心裡想的話罷了!”

我不擅跟人交際,更不愛跟媒體打交道。大家都說我難搞不是沒有原因,我恰巧拿了你當擋箭牌,我知道這是個很混帳的藉口,責無旁貸,真是十二萬分抱歉。

我都說沒關係,你就別一直道歉了,說穿了我也是拿你當出氣筒,媽媽硬逼我來的,說是為了爸爸,但我真是恨透了賽車,我實在無法想像接下來三年我必須每場比賽都坐在裁判席裡…” 她翻了翻白眼。

或許你多看幾場比賽你會重新愛上賽車也說不定~” 我意有所指。

你說重新愛上? 就這麼肯定我喜歡過賽車?”

我笑了笑, ”你是霍爾舒曼的女兒,或許這是你重新認識你爸爸的機會。

她楞了兩秒,微微點了下頭,你說服我了,尼克勞德先生。不過我今天還是先回家好了,派對那些馬屁精跟大陣仗媒體以後還有三年要面對我的老天爺!” 她感同身受朝我眨了眨眼。

那這樣你可以載我到最近的一個車站嗎? 參加派對也一向不是我的強項。

上車吧! 但我要先提醒你我不大會開手排車喔!”

 

 

 

 

 

 

 

 

 

 

 

車上收音機傳來Sweet SensationSad Sweet Dreamer,她看起來心情很好,搖頭晃腦輕輕柔柔的跟著唱,身上是淡淡的果香令人微醉,配著窗外黃昏下一望無際的金黃田野,但我的心神不寧卻不是來自這春心蕩漾。我用力關上收音機。

怎麼了嗎?” 她一臉狐疑。

我試著委婉,你離合器踩太用力了! 你有聽到你踩煞車時幫浦傳出的空氣聲嗎? 皮條鬆了,這樣開很危險, 煞車皮似乎也過熱!”

我大概永遠也開不會手排,我是藝術家,藝術家是不遵守任何規則的!” 她大笑。

藝術家? 那你會畫油畫嗎?”

她點點頭,油畫剛好是我的主修。

這樣吧,你把離合器當成水,白色當空檔,一檔是紅色,二檔是黃色,如果你現在想要粉紅色你要怎麼做?”

紅色再加點白色?”

對、但你的筆要先加點水才可以,現在試著給我一點粉紅色

她小心翼翼地換了檔,車子很識相,雜音少了不少。

那如果我需要橘色呢?”

紅加黃?” 她顯得有點興奮。

"很好,我們可以慢慢加點速度!水加完幫我加點油!”

她笑了出來,我平常畫畫不加油的~”

車況比剛才順不少,稍加指點她開車的節奏感掌握的出乎意料的快,天啊!這太好玩了!” 她眼神發亮一臉興奮。

你很有天分、學的很快。我稱讚。

她眼神一黯,不知道如果是爸爸教我手排他會怎麼教…”

如果是你爸爸教你或許你就是今天F1積分第一名了! 我或許不是那麼好的一個老師快靠路邊停車!!” 我眉頭一皺,聽到引擎即將熄火的聲音,連續上坡對這台快報廢的老爺車還是太吃力了。

我急忙拉上手煞車,引擎蓋隨即冒煙。

是我把他開壞了嗎? 荷西一定會把我打死…” 她顯得驚魂未定。

荷西根本不該讓這台破車上路! 任何人來開都開不到目的地的。這根本稱不上是一台車子。我打開引擎蓋看了一眼,零件損壞的太嚴重了,回天乏術,總之先搭便車到我的車隊找拖車來拖吧。

 

 

 

 

 

 

 

 

才伸手招了第一台路過的車就立刻停了下來,不幸中的大幸。車上下來兩個義大利人,興奮地跑來跟我握手。請問你是尼克勞德先生嗎? 上屆F1冠軍!”

是,我是!” 看來遇到粉絲了。

兩個義大利人開心尖叫給了我一個大大擁抱。歐親愛的勞德先生~如果由你來開我的車對我來講是天大的榮幸!!!”

艾瑪坐我旁邊,後座兩個粉絲一臉不可置信,!!尼克勞德在開我的車!!我的、我的車啊!!” 這兩人一直鬼打橋不停重複一樣的話。

艾瑪笑了出來,你們不覺得他開車像個老頭子? 一點都沒有F1賽車手的樣子嗎?” 她朝後面眨了下眼,你們看看我們到現在開了多遠? 時速最多四十公里?” 她手一攤,不以為然搖搖頭。

我現在為什麼要開快車? 我們不趕時間、沒有任何酬勞,開快只會增加風險而已。

艾瑪靠了過來,微微一笑,因為我想要你開快一點。

你總是能得到你想要的?” 我用法文問艾瑪。

艾瑪噘了下嘴,也用法文回我,通常都是。

我離合器一踩,換檔,油門一催,車上三個人一起尖叫! 義大利人滿臉興奮大喊,我死而無憾,死而無憾!!” 一個過彎我超越了一台法拉利,艾瑪開心的笑了出來,義大利人開窗對後頭那台法拉利大喊,尼克勞德在開我的車~~~~~~”

迎面衝來一台大貨車,喇叭聲不斷,你不煞車嗎?” 艾瑪尖叫,不及反應,我在貨車撞上前提早一秒左轉! 車上一片驚呼。

 

 

 

 

 

 

 

 

 

 

 

 

 

 

 

 

 

 

 

回到車隊安排好拖車打了幾通電話,外頭下起傾盆大雨,我問艾瑪要不要我開車送她回飯店,她搖搖頭歉然一笑,我剛打給荷西聽到詹姆士也在旁邊,他生氣的質問荷西給我開了怎麼樣的爛車,又聽到我現在法拉利車隊他簡直要瘋了! 他說他已經在路上要來載我了,我還欠他一頓晚餐。

又是這狗娘養的…  ”雨這麼大去哪都不方便,我看詹姆士一時半刻也趕不過來,要上來我的宿舍喝杯茶嗎?” 我假裝輕鬆隨意問問。

艾瑪燦爛一笑,求之不得。今天真欠你太多了!”

 

 

 

法拉利的宿舍都這麼氣派嗎? 還是只有F1冠軍才有這種高規格?” 艾瑪興致盎然翻著我牆上的書。這收藏真是太驚人了,一整個書架從客廳延伸到餐廳!”

我邊忙著泡茶邊說,書櫃是我自己釘的,花不了多少錢,那些書也就是我全部財產了。我畢業離開奧地利後,帶出來的也就這些東西。

你真的跟你那個大富豪爸爸脫離父子關係了嗎? 我不是有意打探,但勞德家族總是媒體追逐的焦點,我是說,或許你父親只是以不同的方式愛你…” 她越說越小聲。

不,我一點也不介意,報上都說得很清楚了,我們理念不同,他覺得勞德家族出個賽車手是恥辱,但從政或經商從不是我的選項,是他堅持要跟我脫離父子關係,我不覺得一個不支持兒子夢想的老頭值得任何同情!” 我說的斬釘截鐵。

或許他只是不好意思承認,但你能得到F1冠軍我相信任何父親都一定會引以為榮的!至少你還有爸爸。她試著安慰。

我愣了一下,那是因為你不認識我父親。茶好了,趁熱喝吧!”

她邊朝著杯子吹氣繼續打量我的宿舍,視線停在我房門口,眼睛瞪大轉身問我,我可以進去看一下那幅畫嗎?”

當然…”

她佇立在畫前良久,不可置信地看著我,你這副畫哪來的?”

三年前在一個畫展上買的,不過作者不具名,所以…”

她打斷我,這副畫是我畫的,而且是我唯一賣的一副畫。她嚥了口水想了一下又繼續,這畫是爸爸過世後畫的,我畫了又畫、改了又改,後來覺得太痛苦了,看了總覺傷心,就託人賣了。我從沒想過會再見到他。

畫裡的焦點是個裸體被燒的男人,地上有個融化的時鐘、車子的齒輪、零件、板手,遠方的山坡上有棵樹,一個金髮小女孩坐在樹下用輪胎做成的鞦韆上,雙腿晃呀晃。

我會買這畫的原因是因為畫裡男人表情看起來很快樂、很滿足,好像那些火燒得再怎麼熾烈他也毫不為意。我在比賽前常就這樣躺在床上在黑暗中看著男人的神情,好像能給我跟死神搏鬥的力量似的…” 我真誠表達自己的看法,知道作者後這畫裡的一切都變得那麼合情合理,我訝異於命運的巧合。

是嗎? 我從沒這樣想過我只是不忍心讓爸爸死得很痛苦。她幽幽一嘆。窗外傳來喇叭聲,這詹姆士肯定是飆車趕來

看來我的司機來了!” 她別過頭不再看畫,連忙往大門走去,我忙著幫她開門,今天真是謝謝你!” 她匆匆告別。

隨時歡迎!”我微笑。她回頭輕輕抱了我一下就從忙走下樓梯。我望著她的背影正準備關門,她突然回頭朝我說,下次見面就是爸爸十周年紀念會了! 我本來超級不想在紀念會發表任何感言,但你不知道你今天幫了我多大的一個忙!!”

我的榮幸。我關上門,望著那幅畫良久,還是覺得這下午超乎現實。

 

 

 

 

 

 

 

 

 

<<<<<後記>>>>>

因為太太愛RUSH了

所以冒著惹老公生氣不爽的風險

還是把我的第三篇小說po上來

第一篇寫完太害羞不敢放完

第二篇不是同人誌但才寫開頭我又害羞了

第三篇這篇憑著一股愛>//< 寫了前三章

但我對賽車跟車實在是苦手

(換檔那邊完全就是我亂掰 我懶惰 我懶得查)

寫小說完全是自娛

在腦袋裡想天馬行空好快樂

訴諸文字好侷促

我不喜歡寫 也不愛讀自己寫的

所以腦袋裡那其他五十多個故事

只能伴著我入眠我害羞寫~

 

我已經不愛Niki Lauda了

有看上篇就知道現在改愛Patrick J. Adams!!

所以現在又有新故事可以醞釀

之前Josh Chales在腦裡的故事也是律師

所以Patrick J. Adams的故事情節沒那麼好玩

因為我腦裡的精采法庭戲都獻給我的前任愛人Josh Chales了咪~

老實說我腦裡Josh Chales的The Good Wife同人誌也好看喔哈哈哈

是師生戀>////<

可惜我寫的差

寫網誌我愛

寫小說實在自曝其短又糗糗糗

依賢說不愛看外國人的

可我就只愛吃外國菜哈哈哈

總之RUSH我沒寫完

想知道結局的我私訊給你噗~

 

我喜歡這一篇用第一人稱來想

雖然是以男性觀點出發模仿的不怎樣

但好玩極了

文章標籤

黑羊嘿咩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