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注意到他是在下班等紅綠燈的時候

車內微黃的燈光下
一本書枕在方向盤上
修長的手指翻著書頁
 
車內的男人斯文戴著一副眼睛
看書看得很專心
與外頭的車水馬龍相隔
車內安靜祥和
 
第二次注意到他是隔天早上
她出個公差準備去市政府開會
一個穿著黑色高跟鞋的女人從他車裡出來走進附近的商辦大樓
看來昨天是來接女友下班的
 
黑色高跟鞋那位女人打扮入時不過於俗艷
是她欣賞的OL打扮
相較之下她上班的地方跟東區時髦的商辦相比顯得格格不入
是公家機關的老建築
不加班時五點準時走人
整個東區彷彿還沒醒
陪她一起下班的只有高級學區的學生們
偶爾加班完才能見識到東區繁鬧的下班生活
也只有加完班才能見到在車裡等女友的男人
 
她不常加班的
這是考上公家機關的好處
跟一進辦公室就換上拖鞋的同事相比
她自認為已經很盡力不過於邋遢在上班
但高跟鞋?
實在不是她可以駕馭的高度
她羨慕那種可以穿著跟鞋追公車的OL
她只覺得自己腿快斷
 
偶爾加班的時候
她有點意外不管加到多晚
黑色高跟鞋的女孩永遠都比她晚下班
而在車裡等待的男人的耐心似乎永遠也用不完
枕在方向盤上的書換了一本又一本
 
冬天過去天氣漸漸熱了
男人從車裡移到旁邊公園的長凳上
就算有時天氣悶
長凳上的男人也絲毫不以為意
繼續翻著他的書
看著這片刻的寧靜
她覺得上班那些鳥事顯得微不足道
到後來她在下班前都會深吸口氣稍稍整理一下儀容再打卡
她覺得這樣可以把上班的浮躁轉換成下班的快樂
再從容地走到紅綠燈口看看那等待的男人
 
 
偏偏台北的天氣總是陰晴不定
該死的雨傘在今天中午吃飯時被風吹到開花了
她嘆了一口氣
本來以為加完班雨會小一點
天不從人願
看來今天要狼狽跑到捷運站了
 
跑到路口時她依稀看到男人的車燈忽明忽滅的
但今天她管不了那麼多
慌慌張張躲在外套下過了馬路
她急忙忙往捷運站走去
背後的車子大概因為塞車駛得特別緩慢
她小腿都能感受到車子呼出的熱氣
背後車子鳴了下喇叭
下雨天真麻煩她心想
往內側靠攏等車過去
那車卻停在她正旁邊停了下來
男人拉下車窗
"是要去捷運站嗎?"他問
她吃了一驚, "誒.."
"那麼上車吧!"他淺淺一笑打開車門
她不及思考已跨入車
車門關。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黑羊嘿咩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