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一年也要新的更新

寶貝要回台灣了

用新文章迎接她

說真的每看一次自己的的不入流就又胃痛一次

希望下回更新可以不要再連載這麼害羞的東西

((((正文開始))))

 

變裝派對

春假之後史黛拉陸陸續續寫了幾封信給傑森,傑森只回了兩封,盡量簡短、盡量生疏客套,表明學校生活忙碌,甚少有時間寫信。

整個暑假他們三個男孩都是在格芬堡過的,傑森知道奧斯丁對自己的堤防,他從沒想過自己配得上如仙女般的史黛拉,但既然事實擺明在眼前,他還是早點死心的好。

開學之後三個男孩都如願進入最高學府,這也代表三人只剩四年時光可以好好把握。傑森第一次覺得畢業獨自生活也沒甚麼不好,甚至三人不再連絡他也無所謂,他無法想像畢業後史黛拉成為奧斯丁妻子的樣子,他沒想像中堅強。

這半年多來他無時無刻懷念著春假那些美好夜晚,他從沒那麼快樂過。暑假時他每天都在擔心公爵府裡的史黛拉,一個人孤不孤單、或者早已忘了他……

傑森笑得更少了,人也比以往陰沉,但他的愛慕者卻比在高等學府時更多,大家都在私下讚美他益發成熟穩重,是三個人裡最可靠的,每個女孩都希望成為能夠融化他心房最特別的那一個……

賈斯柏看出好友最近做任何事總是提不勁,於是提議在傑森生日時替他好好辦個變裝派對。

「臭小子你知道變裝派對最迷人的地方在哪裡嗎?」賈斯柏眨了下眼睛,「那就帶著面具的你和任何人做壞事都不會被發現。」

*********************************

變裝舞會舉辦在格芬堡的大鏡廳內,足足有半個足球場大的舞池,四周鏡面環繞,看起來無邊無際。當晚來了快一千個賓客,毫無冷場,大家在舞池裡忘情熱舞,面對川流不息的賓客,傑森只感到麻木,在角落一杯接著一杯喝著悶酒。

是因為月圓之夜快到了嗎?傑森總覺得自己今天的嗅覺特別敏銳。他連站在一百公尺外都聞得到賈斯柏慣用的麝香味,面具對他根本沒用,他只要隨便一聞就能判別對方身分。只是今晚酒喝多了嗎?他覺得自己一直聞到史黛拉身上溫暖的茶花香,肯定是喝多了……

他情不自禁朝著香味走去,遠遠的他看到一個小女孩戴著一頂黑色短髮搭配黑水晶眼罩,史黛拉!!!他幾乎脫口而出她的名字。她來這裡幹嘛?是來找他的嗎?

他沒忘記奧斯丁的警告,於是他隱身在人群裡,隔一小段距離亦步亦趨地尾隨史黛拉……

他看到奧斯丁往史黛拉方向走來,太好了,也許他會認出小黛並送她回布里斯,這麼晚一個女孩子自己回去太危險了……

史黛拉似乎也認出了表哥,慌慌張張的閃進人群堆裡,不偏不倚正是往傑森的方向走來,更糟的是,她認出他了!傑森立刻就看出小黛眼底的雀躍……情急之下傑森隨手抓向身邊的女孩,低下頭吻了去……

「碰!」史黛拉手上拿的禮物不小心摔在地上,她全身發抖地看著這一幕,她原本只是想親手把禮物拿給他就離開的,找到藉口偷跑出公爵府,自己一個人在人生地不熟的格芬城繞了半天才到這裡,期盼好久見到的壽星,卻看到的是這一幕……她頭也不回地離開了派對。

傑森撿起了禮物,是烈格威爾的出版社初稿,是他最喜歡的作家。他看著她發抖的背影,也好……長痛不如短痛。

 

史黛拉不知道自己就這樣一直走了多久,等回過神時她已經迷失在格芬城的某個巷弄裡。

「小姐一個人嗎?戴著面具在做甚麼呢?」突然一名醉漢搭上她的肩。

 「不要碰我!」史黛拉下意識向後退而醉漢的手正要掀起自己的面具……

 「不要……」還來不及尖叫,碰的一聲醉漢硬聲倒地。

史黛拉愣愣地看著前方出現的傑森,嗚哇的一聲抱著他大哭。

「沒事了……」傑森輕輕摸著她的頭髮。「我送妳回去吧……」

上了回布里斯的夜車,史黛拉還是不可置信看著傑森的側臉,這是真的嗎……

「那個是你的女朋友嗎……」史黛拉小小聲問。

「哪個?」他根本沒有女朋友。

「舞池上的那一個……」史黛拉囁嚅。

「喔,那個呀……算是吧……」他不得不說謊。

「我就不行嗎……」史黛拉覺得自己快暈過去了。

「對不起……」傑森勉強逼自己,他天殺的在幹嘛!

「沒關係……是我自己不好,我可以靠著你一下嗎?我覺得好累好累……」她像斷了線一樣暈了過去。

傑森抱著她看著她熟睡的側臉,他第一次看她睡著,肯定是累壞了。他心疼的看著掛在她睫毛上的淚珠,她比他想像的堅強,他覺得自己罪該萬死……

能這樣抱著她,這是傑森這一生收到最美好也最殘忍的生日禮物了,如果火車能就這樣開一輩子那該有多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羊嘿咩叫 的頭像
黑羊嘿咩叫

bittersweet symphony

黑羊嘿咩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