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的開始
     高等學院的忙碌學生生活暫時告了段落,課業雖然繁忙但傑森絲毫不以為苦,反倒是對於漫漫長假讓待在學生宿舍裡,傑森感到無所事事。所有同學都迫不及待回家去了,但對他而言宿舍就是他唯一的家,而瑞塔、賈斯柏跟奧斯丁就是他唯一的家人……
     他想起十一歲那年,他一個人餓極了在街上閒晃,他不願意乞求路人施捨,只希望麵包店的泰迪夫人還有麥子能讓他幫忙磨成麵粉,做完後願意把沒賣完的麵包讓他帶回山上吃就好。

    「瑞塔校長您好啊!好久沒看到您了!這次又要來替學校的孩子訂這學期的早餐餐包嗎?」泰迪夫人客氣的對眼前這位大客戶噓寒問暖。
     傑森吃力地推著磨坊臼井,他已經兩天沒吃東西了,泰迪夫人在門外的嘰嘰喳喳聊天聲似乎離他越來越遠,磨坊臼井繞著繞著,似乎在眼前從一個變兩個、兩個變四個……
    傑森醒了的時候發現自己舒服躺在一張床上,這就是睡在床上的感覺嗎?他從來不知道原來被羽絨跟棉花包圍著是這麼舒服的感覺。他從小就被拋棄在牧草堆裡,牧草堆就是他的床。他坐起來發現自己身上換了乾淨的睡衣,他覺得神清氣爽。
     「起來啦!來喝點熱湯。你睡了整整二十小時呢!一定餓壞了吧?來慢慢喝不要燙著了!」瑞塔心疼地摸摸傑森的頭。「聽泰迪夫人說你叫傑森是吧?你的家人呢?上過學沒有?」
    傑森有條不紊的禮貌回覆瑞塔的問題,像個家教良好的孩子,儘管餓壞了,他也客氣的不去碰那看起來美味到極點的濃湯。
      瑞塔訝異聽著傑森的敘述,也訝異他完全不同於她之前收留過的孤兒般野蠻無禮,狼吞虎嚥甚至不知感恩的她都見過,但傑森是他見過最自重也最有禮貌的孩子,唯一相同的是這些被拋棄的孩子都有強烈的防衛心。
瑞塔沒打算再問太多,她發自真心地跟傑森解釋如果他願意他可以住在這裡。這個學校有許多跟他一樣被拋棄的孩子,這並不可恥,他可以跟大家一起上學,等到他可以自食其力,任何時候想離開都可以。
     傑森等瑞塔走後才慢慢地喝起那碗濃湯,沒有狼吞虎嚥,心懷感激的喝完他喝過最美味的食物。沒再多要一碗,傑森乖乖地去廚房將碗洗乾淨放回櫥櫃,安靜地回到床上蓋上被子,他算了下離下次滿月還有二十天,等到時候再說吧……傑森決定再好好睡足了這溫暖被子再說。
      傑森原本以為瑞塔在滿月之夜得知自己的秘密後將會是他離開格芬學院的日子,他蒼白著臉漠然絕望地等著瑞塔從驚慌中恢復。他沒想到瑞塔只是吃驚,卻完全沒有露出任何嫌惡的表情,眼底盡是心疼跟不捨抱著他,答應傑森她會跟她一起想辦法隱藏這秘密不讓其他人發現。
     傑森就這樣住了下來,初等學院的課業他跟得很快,不到半年他就以優異的成績進入中等學院。他其實一直很喜歡學校生活,在他流浪的日子裡,他常在圍牆外偷聽老師上課,他聽一遍就融會貫通了。
     宿舍裡其他的孤兒包括他有四個,其他三個或多或少都有點忌妒瑞塔對他的偏愛;抑或是忌妒他毫不費力就能將老師交代的所有功課做得盡善盡美。不過他們吃過幾次虧後就不敢再找傑森麻煩,傑森力大無窮,速度快得像一隻豹,縱身一跳是一般人的兩倍遠!他是你絕對不想招惹的對象,就算想從他後面偷襲,傑森也像背後有長眼睛般,你還來不及出拳他的拳頭已經扎實打在你鼻樑上,最可怕是他的眼神,像隻野狼般死盯著他的獵物。
       這種優秀的運動神經很快傳遍整個校園,吸引了奧斯丁的目光。「嘿賈斯柏殿下,想不想替我們的足球隊添一枚生力軍?」
      賈斯柏揍了奧斯丁一拳假裝生氣,他們倆是堂兄弟,平常就打鬧慣了。「跟你說過多少次不准喊我殿下!你是說那個叫傑森的是吧!我也注意他一陣子了。」
      很快的他們三主將讓格芬的足球校隊所向披靡,靠著傑森的敏銳運動神經,抄球、捷球、射門都輕而易舉,三個主將默契好得像攣兄弟。
       傑森很難得會喜歡上任何人,但他很快就喜歡上這對幽默風趣的堂兄弟。賈斯柏完全沒有王子的架子,單純善良像張白紙,個性爽朗願意為朋友兩肋插刀,傑森每次聽到賈斯柏開懷大笑時都覺得怎麼會有人一點煩惱也沒有,多微小的好事都能得到這王子發自內心的讚嘆。相反的奧斯丁全身上下充滿了貴族的氣息,儘管他跟他的堂哥王子一樣擁有一頭正宗金髮,但兩人個性南轅北轍,奧斯丁美的跟希臘雕像一般,也高傲的像希臘神話裡的宙斯。他不像賈斯柏那般可以輕易接受任何人,他心思比較縝密,總能觀察到別人看不到的地方,發現傑森秘密的也是奧斯丁,這一天也是奧斯丁決定接納傑森成為他和堂哥換帖的那一天。
      這三個換帖兄弟幾乎形影不離,也擄獲了格芬國上上下下所有少女的心。他們各有個的支持者,想當王妃的當然是死心踏地愛著賈斯柏;俊美的奧斯丁擁有最多的支持者,但他可沒有賈斯柏那麼好親近,就算他總拒人於千里之外,不過只稍他淺淺一微笑,那些少女也甘心的如癡如醉。最有禮貌的當然是傑森了,他是那些上流社會官小姐的最愛,他不幸的遭遇總能激起這些大小姐的母性,比起爽朗的王子跟難以親近的奧斯丁公爵,這些掌上明珠更喜歡彬彬有禮又紳士的傑森,縱然有時陰沉了一點,但見到她們時他總會畢恭畢敬不失分寸的問聲好,這些大小姐就愛凡是順著自己的他。尤其是傑森在足球場上的英姿,任何女人看到他奮力射門的那一刻,很難不怦然心動。
      傑森中等學院只念了兩年就跟著兩位學長一起升上高等學院,瑞塔興奮的跟傑森說或許他高等學院也可以提早畢業進入最高學院,但傑森不想,他想跟著他的兩個兄弟一起畢業,他第一次感覺到所謂的歸屬感……他可不想那麼早放棄。
眼看他們三個明年就要進入最高學院,傑森不禁有些感傷,最高學院畢業後勢必就各自紛飛,他也必須自力更生,沒法再厚著臉皮死巴著瑞塔,是啊!沒有人可以照顧自己一輩子的。
傑森回過神往圖書館走去,漫漫春假勢必得和書本作伴了。

       書唸到一半他聽窗外的送信貓頭鷹急切地啄著玻璃,傑森笑著打開窗戶拍了拍貓頭鷹的頭,接過了信,是奧斯丁寫來的,邀他春假去公爵府作客。
     傑森有點訝異,邀他去作客的通常是賈斯柏,他們三個在格芬古堡內度過數個寒暑假,也一起冒險發掘古堡內眾多蜿蜒曲折的秘密通道。公爵府?這倒是認識四年來的頭一遭。他很開心信是奧斯丁親自寫的,表示這傢伙終於願意接納自己成為他家中的一份子。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黑羊嘿咩叫 的頭像
黑羊嘿咩叫

bittersweet symphony

黑羊嘿咩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